務實合作才能推動中日關系進入新階段

文/劉江永

2012年安倍晉三再次執政后,中日關系的發展并不順暢。由于釣魚島爭端和參拜靖國神社等問題,中日兩國領導人的互動受到消極影響。此次訪華是日本首相時隔7年首次正式訪問中國,因而備受關注。

對中日兩國的各自發展和共同利益而言,領導人互訪是不可替代的重要因素。中國通過十九大確立了未來改革開放的國策方針,日本也在謀求安倍執政時期的進一步發展。明年日本將有新天皇即位,2020年東京將舉辦奧運會,這都要求日本改善與鄰國的關系,尤其是和中國的關系。明年日本還將舉辦G20峰會,為會議營造基調也很重要,安倍可能會邀請習近平主席在G20峰會期間訪問日本。

安倍訪華也是因為受到國際形勢變化的影響。今年以來,川普政府採取單邊主義、貿易保護主義,破壞國際貿易規則,既制裁中國,也對日本施壓。中日兩國都需要和平的發展環境和開放的國際貿易體系,這就需要兩國領導人就國際形勢進行溝通。此外,朝鮮半島局勢出現了重大變化。朝鮮重新回到無核化軌道,南北關系明顯改善,朝韓領導人實現會晤,朝美領導人也進行了首次會晤。中國為朝韓關系改善發揮了重要的建設性作用,而日本則處在邊緣化位置。日本希望體現在東北亞地區的存在感,也需要和中國協調。

過去5年,「一帶一路」建設順利推進,日本的態度相對消極,沒有表現出積極姿態。這主要是因為中日之間仍然缺乏戰略互信,日本採取了戒備和防范心態。日本經濟的發展非常需要國際市場,而中國是日本不可或缺的市場。日本原本希望通過印太戰略和中國競爭,但實際效果并不理想。日本採取的競爭非協調方式實際上損傷了本國利益,特別是日本企業的利益。這種做法不利于日本經濟,日本企業界發出了強烈唿聲,要求加強和中國在第三方市場的合作。

今年5月,李克強總理訪日,兩國就第三方市場合作達成備忘錄,這次安倍訪華也將就該問題做進一步探討。這些年在基礎設施建設方面,中國不論是項目管理能力,還是工藝水平都在不斷提高,基建項目建設速度快、成本低、效果好。日本也有其長處,如基建經驗豐富、設計理念先進,其防災、排水等多功能建設經驗和技術值得中國學習借鑑。如果中日形成合力,將在第三方市場上實現雙贏甚至多贏。重要的是,這種共贏能從具體的合作領域推進中日互信。

2018年10月10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北京中南海紫光閣會見參加第四輪中日企業家和前高官對話會的日方代表并座談。新華社記者龐興雷攝

此外,安倍此次訪華,可以期待中日雙方就共同維護世界自由貿易體制以及WTO等多邊貿易機制達成共識。除了美國,大多數國家都支持開放多邊貿易。正因為美國的貿易保護主義行徑日益激進,中日才更需要加強在經貿等領域的務實合作。中國的部分產品是從日本進口部件加工后再出口美國的,美國對中國加征關稅,也傷害了日本企業。明年1月,美國還要和日本就汽車等產品談判,日本很難不讓步。在這種情形下,中國市場對日本越來越重要,這為中日進一步加強合作提供了動力。另外,在金融方面,中日可能就貨幣互換達成新的框架協議。2002年至2013年,中日已經有了貨幣互換的實踐經驗。在當前形勢下,雙方用人民幣和日元開展交易,可以規避美元帶來的金融風險,因此兩國可能會達成規模更大的貨幣互換協議。

今年是《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簽訂40年,這份條約也將指引中日關系繼續前行。條約里包含了兩個關鍵的原則。一是本著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發展兩國關系,用和平手段解決一切爭端,不訴諸武力。中日之間存在對釣魚島主權認知的矛盾,但雙方確認不使用武力,這很重要。二是中日都不在亞太地區以及世界其他地區謀求霸權,并且反對任何勢力建立霸權的努力。這也很重要,因為它針對的是霸權主義行為,而不是某個具體的國家。

盡管中日之間存在問題,而且有些問題一時難以解決,但著眼于兩國人民的長遠利益和雙方需要面對的現實挑戰,兩國需要求同存異,推動務實合作。如此,中日關系才有可能真正進入新階段。

本文作者為清華大學國際問題研究所教授、中日關系問題專家。

本文為《中印對話》獨家稿件,歡迎分享,媒體轉載請聯系我們。

以中印為方法以世界為目的

FromChinaandIndia

totheworldasawhole

自動化 | 有限公司 | www.lwgsc.com | BAR-B-Q Express | 電動門 | www.njxht.net | http://gp1169.com | 股份有限公司 | Hobbyist | http://njarthritiscenter.com 人妻AV中文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