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侵華的重要間諜,清朝格格不為人知的一生

川島芳子幼年照

素有「東方的瑪塔·哈麗」、「東洋魔女」之稱的川島芳子,其罪名可謂昭然天下,而她的真實姓名與身份卻鮮為人知。但是,正是從鮮為人知的真名愛新覺羅·顯紓,字東珍,到臭名遠揚的川島芳子和金壁輝,勾畫出中國當代歷史上頭號女漢奸,充當日本間諜賣國求榮墮落無恥的人生軌跡。

川島芳子,真名愛新覺羅·顯紓,字東珍,是滿清皇室肅親王善耆的第十四位公主,1906年即清朝末代皇帝溥儀(宣統)繼承皇位的前2年出生,其生父肅親王家,在清王朝的八大世襲皇族中乃是「泰山北斗」,獨占鱉頭。他的祖父是武肅親王豪格,為皇太極(太宗皇帝)的第一王子,是開創大清帝國的元勛之一。善耆是第十代肅親王,32歲時繼承王位。作為一名頗有政績的親王,善耆的權職不斷攀升,41歲時被任命為民政部尚書即內務大臣。由此可見,川島芳子的家世地位是十分顯赫的。肅親王共生有21個王子、17個王女,愛新覺羅?顯紓為第十四位王女,是肅親王的第四側妃所生,川島芳子則是她的后來的名字,由其日本養父川島浪速所起。

她的養父川島浪速,年輕時即學修漢語,1886年來到中國時,即覬覦中國東北,萌生讓滿蒙獨立之心。1896年日俄戰爭時,他在日本陸軍當隨軍漢語翻譯。他和肅親王相識于1900年的義和團運動時期,當時受義和團打擊,出兵中國的各國軍隊紛紛撤退,日本軍隊也在其列。但是,川島浪速卻被朝廷授予「客卿二品」而繼續留在中國。此后幾年內,兩人之間的交往日漸密切,關系迅速升級,1906年底,即小東珍出生那年,兩人結拜為兄弟。

小東珍天真爛漫的童年時期,正值中國內憂外患、革命風潮驟起、清室統治搖搖欲墮的多事之秋。身為股肱大臣的肅親王,眼看著老祖宗的社稷不保,心中五內俱焚。1911年的辛亥革命終使清王朝滅亡。清朝滅亡后,肅親王一家流亡到旅順,川島浪速也來到旅順。于是,一個夢想滿蒙獨立的川島浪速,一個想借日本勢力圖謀清室復辟的肅親王,就這樣在旅順完全融合到一起。為了實現「匡復清室」,的夙愿,肅親王不僅將自己的幾個兒子分遣滿洲、蒙古和日本,讓他們伺機而動,為滿洲獨立而「殫其力,盡其心」;而且不惜將自己最鐘愛的顯紓送給了川島浪速作養女,以圖日后「有所作為」。

這樣,1912年,其時只有6歲,尚不諳世事的東方公主愛新覺羅·顯舒,便告別了「顯舒公主」,告別了「東珍」,跟隨養父飄洋過海,來到一個原本陌生、但卻造就了她此后人生一切的國度——日本,開始了新的生活,開始接受具有特殊目的——匡復清室——的特殊教育——日本軍國主義教育。

在日本,川島浪速給顯舒起了一個日本名字——川島芳子。川島芳子來到日本后,先進入半島師范附屬小學,1920年小學畢業后,又進入跡見花蹊創設的跡見高等女子學校學習,轉年隨養父到松本,又成為松本高等女子學校的插班生。為了適應日本的生活,幾年中,川島浪速還專門為她請了家庭教師,幫助她學習日語以及日本的各種風俗習慣。

日本松本女子高中時期的川島芳子

轉眼間5、6年過去了,昔日因為不想離開父親身居異鄉而痛哭流涕的中國公主顯舒,已長成身穿和服,口操地道日語、見人即大大方方地打躬作禮的日本姑娘川島芳子了。此時的芳子,在學校中因面容佼美、行為開放而著稱。她經常騎著馬上學,時而長發披肩,時而發系短咎,時而戎裝素裹,時而艷服著身,且高興時就上課,不高興時就中途熘出去,一副我行我素、放蕩不羈的形象,在松本高校的紀念冊上,就曾有一篇題為「川島芳子小姐的裸體照」的文章。

由于其生父和養父的事業急需有才華的后備軍,隨著年齡漸長,川島芳子開始接受有關政治事務、軍事技能、情報與資料的收集等方面的專門訓練。川島芳子首先下決心剪去了一頭青絲,女扮男裝。接著,便開始和養父的徒弟們一道,學習騎馬、擊劍、柔道、射擊。據說芳子的騎術精湛,槍法超群,她策馬疾馳中連續擊落百步開外的蘋果的故事被傳為佳話。早已發現芳子作為一名優秀間諜所具備的天生稟賦的川島浪速,開始著手訓練芳子收集資料、使用諜報通訊器材、制造陰謀、散布謠言以及利用美色獲取情報等技巧,為她日后成為全日本「軍中之花」般的超級間諜作必要的準備。在養父的悉心栽培下,芳子的心中從小就種下了「成大業、立殊功」的日本武士道思想的種子。

20年代的中國,東北巨梟——奉系軍閥張作霖由于自己在東北三省的利益受損,而同日本關東軍屢屢發生磨擦。日方擔心張作霖與北伐軍作戰失利退守關外,會把北伐軍的勢力引到滿蒙,從而破壞日本對滿蒙乃至全中國的侵略計劃,軍部便派員到東北集結,著手準備暗殺張作霖。于是,駐扎在東北三省的日本關東軍特務處派與川島浪速有師生之誼的倔田正勝少佐回國,游說川島,希望他為了日本國的利益派養女芳子到奉天,協助關東軍完成一項「秘密任務」,即刺殺張作霖。川島浪速很快就答應了關東軍的「邀請」,并作為交換條件從陸軍大臣巖崎男爵那里弄到了一筆巨款,供芳子及寄居旅順、生活日漸窘迫的肅親王之用。

川島芳子(前排右一)與中日家人合影

于是,留著男人頭的芳子,突然來到上海找胞兄憲立,聲稱要和哥哥一道去旅順看望生父,把立憲弄得「目瞪口呆、啼笑皆非」。以「省親」為名到達東北的川島芳子并未急于到旅順看望生父,而是滯留在大連。川島芳子一面向父親打電報說自己因患風寒不能如期到達,一面加緊四處活動,搜集有關北京的消息。很快,張作霖受到國民軍重創,北伐軍逼近北京,張倉皇逃竄東北等消息傳到了日本陸軍參謀總部,引起軍界的一片恐慌。日本首相田中義一緊急授意關東軍,命令他們「如果戰亂波及到滿洲,為了維持治安,有必要採取適當的措施?!垢鶕◢u芳子提供的奉軍調動情況以及張作霖近期召開的幾次秘密軍事會議內容,稽查處命令川島芳子盡快弄清張作霖返遼的具體路線和日程安排,準備實施「秘密任務」。

接到指令后,川島芳子只身來到奉天張作霖的私邸,要求與少帥張學良密談。因張學良當時忙于處理后方事務,便派侍從貼身副官鄭某與這位頗有艷聞的公主相見。芳子施展自己與生俱來的魅力,使鄭某對之唾誕不已。經過短期然而頻繁的接觸,拜倒在川島芳子石榴裙下的鄭某,很快將自己了解到的絕密消息和盤托出,使川島芳子順利地知悉,張作霖為掩人耳目瞞天過海,對外界公布自己將隨軍返遼,實則先于軍隊乘坐慈禧花車回到奉天的具體事宜,并立即向總部做了匯報。雖然在收到川島芳子的情報之前,日軍已通過潛伏在張作霖身旁的日本特務先一步獲悉了這一消息,但關東軍稽查處也對此時川島芳子的諜報才能大加贊賞,稱她為「東方的瑪塔·哈麗」,其名聲不脛而走。

順利完成「炸張事件」情報交接任務的川島芳子,雖然被日軍所青睞,但由于種種原因,特別是她那頑固不化的「滿蒙獨立」意識,遭到日本諜報機關很長一段時間的冷落甚至懷疑,加上因生父肅親王之死又受到很大打擊,心情抑郁憤悶,于是便搭乘日本商船返回日本。

在日本商船重信九號的甲板上,對著大海沉思的芳子總會不經意地被一陣抑揚頓挫的和歌聲所吸引。一個眉清目秀、體態魁梧的中年男子,所唱的和歌正是芳子在松本高等女子學校喜歡吟唱的那首:「長長的睫毛呀若是森林,濕潤的眸子呀就是泉源,清澈的泉水呀噴個不停。滴滴的水點呀若是眼淚,眼淚的主人呀她又是誰?」漸漸地,芳子那充滿悲愁和失落感的心靈為歌聲所振奮,開始輕聲相和。那位英俊男子也隨著歌聲走到川島芳子身旁,開始和她攀談起來。很快地,芳子為他瀟灑的外表、幽默詼諧的談吐以及淵博的學識所吸引,與他產生了如膠如漆的情愫。情場老手大村洋本來就是有目的而來,見輕佻多情的芳子已芳心大開,便趁熱打鐵,在與芳子一番云雨之后,他趁機邀請她到日高縣家中去玩。享受到床第之歡的川島芳子欣然答應,到日本后,沒有回家便與大村洋一起來到日高鄉下的一座別墅。

如果說,川島浪速是芳子的啟蒙老師,那么,大村洋則是她走上滿蒙作亂叛國助敵的間諜道路的第一位正式教練。在日高的兩個月中,大村洋不僅教會了芳子各種床第之歡的功夫,強化了川島芳子「把美色當作炸彈」的意識;同時又為她源源不斷地灌輸了「滿蒙中的日本」這一觀念。他對芳子說道:「滿蒙必須獨立,而這種獨立必須以日本為中心來搞才能成功?!菇涍^一番「洗腦」,自覺身懷「絕技」的川島芳子又回到了大連,作為關東軍特務處的一名特別人員活躍在中國的軍政界。

1927年,川島芳子與蒙古將軍巴布扎布的次子、畢業于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的甘珠爾扎布舉行了結婚典禮。然而,沒過幾年就離婚出走。

1930年10月,在上海三井物產株式會社舉行的一次招待會上,23歲的川島芳子認識了37歲的日本陸軍特務機關長少佐田中隆吉。與田中的結識,不僅勾起了潛藏在他們心底的魔鬼般欲望,更重要的是使川島芳子的命運發生了重大轉折。當時被稱為「日本陸軍怪物」的田中隆吉,以日本駐上海公使館武官的身份來到上海就職,主要任務是搞情報活動。與芳子見面后三天左右,田中接到川島芳子打來的電話,說她已在四川路醫院住院,希望他能來一下。田中到醫院后,芳子用「又象要求、又象拜託的口吻」對他說,自己已沒有去處,請給找個住所。號稱「瘋子」的田中隆吉在芳子的「百般糾纏,意在要田中與她共赴巫山」的盛情之下,很快就被她的美貌弄的神魂顛倒了。在陰謀家田中眼里,川島芳子除了盪人心魄的魅力外,還有另一層吸引力,那就是她那廣為人知的滿清皇族金枝玉葉的身份。因此,不久,田中「就為她購置一所住宅,成為他藏嬌的金屋」,以后不論公私兩方面,芳子部成為田中的「不可或缺的人物」,極大程度地左右了他。其實,這種不比一般的」魔鬼戀情」早是芳子計劃中的事情。對芳子來說,田中比大村、巖原、掘口、山家更有利用價值,更有魅力,在于他還是日本的特務機關長。她之所以討厭窩囊的甘珠爾扎布,并離家出走上海,就是因為她覺得靠他無法實現她和他父親肅親王的抱負。于是,川島芳子施展養父川島浪速和情夫大村洋傳授的「絕技」,為自己走上支那的「諜報舞臺」拿到了頭等入場券。

川島芳子男裝

1931年日本侵略中國的「九·一八」事變爆發。就在事變發生后的10月上旬,芳子奉田中隆吉之命趕到奉天,投到板垣關東軍高級參謀的指揮之下。11月10日,在日本關東軍的一手策劃下,企望被重新擁立的清朝廢帝愛新覺羅·溥儀等趁黑夜離開天津靜園,被護送到旅順大和旅館。其愛妻秋鴻皇后起先對皇帝的出走一無所知,后來當她知道溥儀已經離開天津后,鬧得天翻地覆,一定要追趕前去,終于患了歇斯底里癥。消息傳到旅順,溥儀心內大忿。為了完成建立「偽滿洲國」,進而進一步侵吞全中國的「大東亞共榮圈計劃」,日本軍方只好決定把秋鴻也接到滿洲。關東軍高級參謀板垣次郎大佐把這個任務交給了川島芳子。

1931年11月的一天,一位著裝入時、窈窕嫵媚的漂亮女人來到了天津日本租界宮島街溥儀的住宅。她身穿下擺開口高而大的胭脂色的旗袍,旗袍上有用金線銀線繡成的龍狀花紋;腳穿一雙用同樣的布做成的鞋;臉搽脂粉、唇涂口紅,那艷麗的豐姿真是傾國傾城。芳子帶來了一個病人似的身體虛弱的朋友,把「她」安排在里面一間屋子住下。這個生病的友人,其實根本不是女子,而是一個男扮女裝的美男子。幾天以后,靜園放出風來,說是肅親王十四格格帶來的朋友不幸病逝。芳子擦眼抹淚,作出一副悲切之態。秋鴻也跪在假的靈前叩頭致哀,仆人們也跟在后頭鞠躬長拜。依中國的傳統習慣,人死了要運回老家,于是,一出「棺材送活人」的好戲便上演了:裝著秋鴻皇后的棺材堂而皇之地運出了靜園,很順利地到達目的地——白河河畔,然后成功地使皇后坐上了一艘經過偽裝的開往大連的日本兵艦。事后,皇后對「這次可怕的成功的冒險」深感滿意,于是便把母親遺留下來的翡翠耳墜贈給了川島芳子,以示感謝和紀念。川島芳子由于出色的完成了任務,為「滿洲帝國」的創建立下了「汗馬功勞」,被日本關東軍特別嘉獎,并被授予陸軍少佐軍銜。

1932年1月10日,日本駐上海公使館武官輔佐官陸軍大佐田中隆吉,收到一封以關東軍參謀長板垣名義發來的長電。電文的內容大意是:「滿洲事變」已按計劃取得了進展,但考慮到日本政府和軍部懼怕聯合國反對滿洲獨立,希望你在上海挑起事端,把各國的注意力吸引過去,屆時關東軍則趁機實現滿洲獨立。同時通過橫濱正金銀行給田中隆吉匯去2萬元經費。見此良機,田中和川島芳子兩人立即相機而動,一番密商策劃后,田中大佐從關東軍提供的經費中拿出1萬元交給川島芳子,指使她用金錢開始了制造「1·28」事變的陰謀行徑。

當時上海有個毛巾廠叫三友實業分公司,據說是個屬于共產黨系統的抗日據點。田中命令川島芳子,用金錢誘使這個公司的工人去襲擊日本山妙法寺的僧侶和信徒等5人。1月18日午后4時左右,住在上海江彎路山妙法寺的日蓮宗和尚共5人,來到引翔港馬玉山路三友實業社總廠。該廠的義勇軍正在操練,5名和尚便在圍墻外向義勇軍投擲石塊,挑起沖突。于是幾十名工人按照川島芳子的旨意,在三友實業公司門前突然襲擊了這幾個日本僧侶,結果5人均受重傷,其中一個叫水上秀雄的,因傷勢嚴重于24日死亡。

事件發生后,芳子在田中的授意下,又把一筆經費交給由僑居上海的日本人組成的「日人青年同志會」,委任憲兵大尉重藤千春,指揮這批僑居上海的30名青年同志會會員,到襲擊日本僧侶的工人所在地——三友實業公司,進行報復性的襲擊,制造了「三友實業社縱火案」,致使三友實業公司財產被焚燒殆盡。但從表面上看,這似乎純粹是群眾性的報復行動,與日本軍方沒有任何關系。

盡管后來上海市長吳鐵城曾就日蓮宗僧侶遭受襲擊一事,照會日本在上海的總領事館,做出書面道歉,并無條件地答應了日方提出的四項無理要求:一、向日本道歉;二、處罰肇事者;三、負擔傷亡者的治療費、贍養費;四、立即解散抗日團體,取締排日活動等,但日本第一外遣艦隊司令官鹽澤幸一少將還是在1月28日當夜,給陸戰隊下達了戰斗命令,開進日本警備區域外的上海閘北區,并與當地守軍——滿懷抗日斗志的桂系精銳第十九路軍展開了激烈的戰斗,從而釀成中國歷史上著名的「1·28事變」。

這樣一來,日本帝國主義在中國東北制造「9.18」事變的狼煙未息,又把戰火燒到了黃埔灘邊。日中兩國在上海一觸即發的危險態勢,使世界各國的注意力隨即轉移到上海,因為上海有著他們各自的租界和僑民,而日本得以借機在東北悄悄地拼湊偽滿洲國傀儡政權。

上海事變發生后,川島芳子不僅沒有停息,反而更加躁動起來,積極進行著叛國助敵的間諜活動:

事變發生時,川島芳子只身潛入吳淞炮臺,查清了該炮臺的炮數,然后向田中的上司——上海臨時派遣軍參謀長田代皖一少將作了報告,這對日本的作戰計劃起了很大作用;

事變期間,芳子假扮男角,每夜都在上海百老匯的俱樂部狂歡亂舞。通過舞會她得以接觸到孫文的長子、行政院院長孫科,搶先捕捉到蔣介石下野的消息。這一絕密情報,對日本軍部制訂對華侵略政策、調整戰略部署意義十分重大;

事變發生后,為了摸清中國方面的抗戰動向,川島芳子受第九師團的植田謙吉少將指命,秘密來到十九路軍摸底,通過與第十九路軍軍長蔡廷鍇攀談,弄清了蔡的抗日意向非常堅決,因而使日軍能主動地採取迂回戰術,避免了更大的傷亡。事后,植田徑少將對川島芳子的諜報才能贊不絕口,說她「可抵一個精銳的裝甲師團」;

最后,致使日本能占盡便宜的結束上海事變,也有川島芳子的一份「功勞」。日本在上海挑起戰火,自然遭到在上海有經濟利益的世界各國反對,英、美、法等聯袂向日本政府提出停戰要求。而日本關東軍也急于結束這場沖突。川島芳通過接近國民政府中央政治會議秘書長唐有壬,從唐處得悉上海國民黨的中央銀行業已瀕于破產的消息,以及國民政府希望停戰的迫切愿望,她迅速將這一具有戰略意義的情報報告了田中,田中又通過田代參謀長電告日本政府,結果使日本得以在優勢下結束了戰爭;

事后,唐有壬因泄露情報罪受到追究,在他面臨生命危險之際,川島芳子又遵照田中的指示,將唐隱藏在家宅中達兩周之久。因向日本方面泄露情報罪而受到蔣介石彈劾的國民黨行政院院長孫科,事后也在川島芳子的幫助下,悄悄熘到停泊在上海港的日本——歐洲航線的客船,巧妙地逃離上海到了廣東。

擔任偽滿洲國安國軍總司令的川島芳子

1932年3月1日,偽滿洲國成立,溥儀8日到達長春正式登基,當上了傀儡皇帝,由于東方魔女在上海的「奇功偉業」,不僅使她成為了一名出類拔萃的超級間諜,而且促使日本軍部為鞏固滿洲國的統治,1933年2月,她也為自己贏得了一個相當的殊榮——偽滿洲國安國軍總司令。從這時起,川島芳子也就是金璧輝,就經常穿著佩戴大將軍銜的軍服、馬靴,要求別人稱唿她「金司令」。

「9.18」事變后,出于穩定時局的考慮,日本關東軍在偽滿政府安插了許多親信及本國人員,特別是一批受過日本教育的滿族青年,已名聞遐邇的川島芳子自然在其列。川島芳子在欣喜之余,又躍躍欲試地想大干一番了。

但是,她并不滿足于「寄人籬下」的工作,被虛榮和功利充斥的頭腦在想:如果把各路土匪聯合起來,由一個能干的滿洲人指揮,那么,大多數反滿抗日的匪徒也會欣然倒戈反擊。這對于維護滿洲帝國的統治、進而恢復清室在全中國的帝制是多么重要??!而她覺得,在招降匪團方面,再也找不到位她之右的人了。主意一定,川島芳子便很快行動起來。

經過多方努力、尤其是得到時任滿洲國軍第一任最高軍事顧問的日本少將多田駿的大力支持,1933年2月,身穿特制的軍服、以安國軍司令身份參加了熱河作戰的川島芳子,又在滿洲國的上空釋放了一顆「原子彈」?!冻招侣劇窞榇擞昧藘蓚€版面刊出了一篇「男裝麗人川島芳子小姐,被任命為熱河自衛團總司令」的贊揚報導。以金壁輝(據說此名的來由是因思念她遠在日本的二哥憲立而順其化名金壁東所起的)為總司令的「滿洲國」安國軍,就象一陣風似地在前線及日本本土傳開了。一時間,川島芳子成為日軍士兵崇拜和向往的女性偶像,而在反滿抗日軍隊中則起到了喪失一定斗志的作用。

早在松本高等女子學校就讀期間,川島芳子就以「裸照」聞名校園。在十六、七歲的時候,川島芳子就已熟諳用女人特有的魅力達到自己的目的這一「絕技」,并大膽地挑逗那些對她垂誕三尺的男人。先以此「技能」俘獲了她的第一位情人山亨和第一位丈夫甘珠爾扎布,緊接著,運用相似的手腕,先后在大村洋、田中隆吉身上得到了自己想要得到的一切。及至安國軍的建立,為了鞏固自己的既得利益,川島芳子更是厚顏無恥地利用自己的青春胴體,掃除了「升官發財」道路上的種種障礙。

至于芳子與頂頭上司多田俊的艷事緋聞則更令人咋舌。在齊齊哈爾憲立家,多田當著憲立的面對芳子說:「小芳,睡覺去!」連胞兄憲立都承認,芳子公然在自己的親哥哥面前與多田廝混,也未免有傷大雅。芳子的慣伎之一,就是看到有利用價值的男人,便馬上約他跳舞?!柑璋?!」這句話,對川島芳子來說,是有著特殊意義的。正是利用自己的「色情絕技」,

川島芳子沒費吹灰之力就從孫科、唐有壬等國民黨軍政要員身上竊取到有重要價值的絕密情報。川島芳子得以成為世界著名的超級女諜,靠的正是這種超人的手腕和恬不知恥的作風。

東條英機上臺后,日本侵華戰爭全面展開,中國人民抗擊日本侵略者的斗爭也隨即在中華大地不屈不撓的遍地崛起。1941年,太平洋戰爭的爆發,使日本在兵源、戰爭物資等問題上陷于捉襟見肘的困窘境地,因此迫切希望與國民黨政府締結和約。

閑居在東京的川島芳子一聽這個消息,認為這對自己來說,是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于是她急忙打電話給東條夫人勝子說:「有一件重要事情,請一定要我見東條閣下。請一定把我護送到日軍的最前線。關于蔣介石軍隊方面,有許多將軍是我的熟人,你就不用擔心了。我一定要使日中和談早日實現?!箹|條得知后,雖然當時滿臉怒氣的對妻子說道:日本還沒有落到非這種女人不可的地步?!谷欢?,東條也為川島芳子掌握消息的準確性感到吃驚,甚至十分贊賞她的計劃,只是覺得若由日本政府出面派遣她當和談代表,太挫大和民族的志氣而已。思忖再三,東條向北京憲兵司令田宮中佐發電,令他保護川島芳子的安全,盡量為她提供方便。

接著,一份日本軍部的命令將躍躍欲試的川島芳子派到北京,讓她以東興樓飯莊女老板的身份與國民黨在京要員廣泛接觸,搜集有關和談動向的情報。

很快,川島芳子便略施手腕把北京憲兵司令田宮中佐牢牢地控制在自己手中,之后,有條不紊地開始進行「和談」之事宜。首先,川島芳子利用自己過生日的機會大事鋪張,遍請在京朝野名流,利用這種「時代游泳術」,川島芳子很快便打通了她與國民黨政界要人接觸的渠道。緊接著,川島芳子又通過大漢奸周佛海、陳公博等人,與蔣介石的紅人——軍統特務頭子戴笠搭上了線,希望戴笠能助她一臂之力。作為答謝,川島芳子將負責把南京偽政府的特務分布網和北平諜報人員名單送給戴笠。于是,戴笠欣然同意雙方進行初步的接觸,并派親信唐賢秋扮作北京大藥商行的老板與川島芳子直接磋商有關事宜。

然而,正當川島芳子和軍統特務眉來眼去、關系曖昧之際,形勢卻急轉直下,國民黨與日本軍方秘密達成了「和平相處,共同剿共」的協議,川島芳子便不知不覺地被軍部遺忘了。

面對日益枯竭的活動費用,川島芳子在田宮中佐的幫助下,重新換上「金司令」的招牌,干起了招搖過市,橫行霸道的行當。她網羅了二十幾個殺人不眨眼的彪形大漢,穿著鑲有大將軍銜的服裝,出入公共場合,專門看準那些有錢的紳士和梨園名旦下手,坑詐錢財。一代名旦馬連良就曾為了賠償「川島芳子小姐的損失」,不得不交出2萬元,以泄金司令心頭之憤。

隨著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的節節勝利,隨著日本廣島、長崎兩股死亡之煙的裊裊升起,大日本帝國的膏藥旗也被黑煙遮蓋得失去了以往煊赫云宵的光芒,東亞的「太陽」墜落了,舊的世界崩潰了。那些曾挑起世界大混亂的侵略者、陰謀挑唆者、煽動戰爭者和狂熱的軍國主義者們,在世界各個角落作為戰犯受到了歷史的嚴懲。

法庭受審時的川島芳子

1945年10月10日,川島芳子被捕,隨后她被押往位于北平北城的民國第一監獄,也就是原來的日本占領軍陸軍監獄。由于川島芳子可能被控的罪名是漢奸罪,所以她在民國第一監獄關押期間受到的待遇并不算好。1946年7月,針對川島芳子的起訴書逐步完備。起訴書控稱:金壁輝,即川島芳子,亡清肅親王之女,成長于日本;「九·一八事變」后返國,往來于平、津及敵國、滿洲之間,從事間諜活動;曾任偽滿皇宮女長官及偽滿留日學生會總裁,溥儀游東京時負責接待;組織偽安國軍;「七·七事變」后,向敵建議利用汪精衛組織偽南京政府,反抗祖國,延長戰禍;在日本用文字和廣播,發表我軍政內情;圖謀復興滿族,統一中國,唆使偽帝溥儀遷都北平。

這份起訴書意味著,川島芳子將會被依據《懲治漢奸條例》和《特種刑事案件訴訟條例》而審判。為了不以漢奸罪被處死,川島芳子開始尋求否認自己的中國人身份,她不斷給養父川島浪速和秘書小方八郎寫信,要求他們盡快為自己搞到日本國籍的有效證明。她在信中寫道:「去年寄到天津的戶籍抄本是廉子侄女的,這回把廉子改成芳子就可以了,其余的可不動」。她還希望能夠把她的生日改在1916年,那樣,對她在1931年「九·一八事變」中的指控將無法成立,因為如果她是1916年出生,「九·一八」時她只有15歲。

對于川島芳子的求援,川島浪速最終沒有結果。人們猜測,在日本剛剛戰敗的情況下,或許川島浪速也擔心自身難保,害怕因此被牽扯進戰犯的行列而受到清算。所以,他才一直沒能給川島芳子提供任何證明其日本人身份的有效文件。實際上,也正是因為這份由其養父提供的材料,才使得川島芳子在法庭上再也無力為自己辯解了。

被槍決后的川島芳子

槍決川島芳子的日期被定在了1948年3月25日上午6點45分。正義的子彈穿過他的頭部,川島芳子被子彈打得面目全非。惡貫滿盈的「東方魔女』——川島芳子終于走完了她那丑惡骯臟卻不知廉恥的一生。

聚丙烯酰胺-聚丙烯酰胺廠家 | 泵業 | 有限公司 | 加盟 | 保溫 | 定制 | 歐標 | http://zhongmayangzhi.com | 找找科技 | http://xzhfyl.com 人妻AV中文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