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審判,我們要發出有說服力的「中國聲音」

本報記者李婷

今年是東京審判開庭70周年。由上海交通大學出版社出版的《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庭審記錄·中國部分》和《東京審判親歷記》將在上海書展上首發,這是東京審判出版工程的兩項最新成果。

為還原這場人類歷史上規模最大、開庭時間最長、參與國家最多的審判的歷史真相,上海各界一直在努力著。作為上海交通大學出版社的經典工程之一,東京審判出版工程目前已出版史料文獻系列、研究叢書系列、譯著叢書系列等三大系列200余卷圖書。為了讓這段歷史走向更廣大的人群,使之立體化呈現,上海交通大學出版社在今年上線了「東京審判文獻資料庫」,并策劃了一批東京審判系列大眾圖書。而據可靠消息,上海已在籌建東京審判紀念館,相關的紀錄片也在緊鑼密鼓的拍攝中。

重申東京審判的公正性與合法性,十分必要

1946年5月3日,美、中、英、蘇等11國在日本東京開設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審判發動二戰的元兇之一的日本軍國主義統治集團。這場歷時兩年半的審判共開庭817次,受理證據4336份,庭審記錄文字達1000萬字,僅判決書就宣讀了7天之久。這便是東京審判,人類歷史上規模最大、開庭時間最長、參與國家最多的一場審判。正是在這個法庭上,慘絕人寰的「南京大屠殺」第一次被公之于世。

然而,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因為種種原因,東京審判被國內、國際社會「遺忘」。日本某些政治勢力和學者更是對東京審判提出各類質疑,試圖歪曲、抹殺歷史。直到今天,日本靖國神社的顯要位置上,依然矗立著拉達比諾德·帕爾的雕像。帕爾是東京審判的印度法官,他曾寫了數十萬字異議書,主張日本甲級戰犯全員無罪。這份異議書也成為一些日本右翼人士為戰爭辯護的工具。

「這種危險的傾向值得全世界有良知的人重視和認真對待,重申東京審判的公正性與合法性十分必要。中國是二戰東亞戰場最大的受害國,在東京審判這個問題上,我們要有所堅持,更要發出有說服力的『中國聲音』?!箻I界專家大聲疾唿。2011年5月3日,東京審判開庭65周年紀念日,上海交通大學東京審判研究中心成立。這是迄今為止國內外唯一一家專門從事東京審判研究和整理、翻譯東京審判有關文獻及論著的學術機構,匯聚了目前國內東京審判研究領域最優秀的學者力量。而依託中心的優質專家資源,東京審判出版工程著手的第一個大項目便是對東京審判最核心的文獻———庭審記錄進行搜集、整理和出版。

但是,這談何容易。首先面對的問題,便是我國保存下來的相關文獻太少。日本和英美分別于上世紀60、80年代影印出版了日語和英語的庭審記錄,但這些出版物不僅早已脫銷,而且存在種種缺陷。為此,中心主任程兆奇及中心名譽主任、東京審判中國檢察官向哲濬之子向隆萬等專家多次前往國內外的研究機構與文博場館進行史料的調查和研讀。期間,國家圖書館也提供了重要幫助,從海外收集來相關史料的縮微膠片。

庭審記錄是收集齊了,但僅僅將它們影印出版是不夠的,還要考慮到它作為工具書,如何被方便地使用。于是,根據研究的實際需要,上海交大東京審判研究中心還制作了索引和附錄,包括全篇人名索引、證據索引、出庭人物索引、重要事件索引和附錄。這是迄今為止有關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庭審記錄最為詳盡的索引類工具書,由程兆奇負責編纂,工作繁復不易,他和同事們發現,原始資料存在各類疏漏,超過了他們的預想。尤其在姓名和職銜上,同名異譯、一人多名等錯誤相當普遍。程兆奇講了他印象很深的例子:一位抗日將領「秦德純」,最后統計發現他名字的不同英文拼法,竟然有13種———讀者哪搞得清是同一人啊。而最基本的庭審次數問題上,以往絕大多數記述都說是818次,可程兆奇他們數了一遍又一遍,都是817次。后來才搞清楚,應該是將英文版庭審記錄中的1946年4月29日「提交起訴書」,當成了「第一次」,但4月29日實際上并沒有開庭,因此當是817次審判。

整理、出版基礎文獻史料,讓歷史顯現原貌

經過近3年辛勤耕耘,2013年8月,80卷英文版《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庭審記錄》及3卷索引附錄卷(中文版)在上海書展首發。它的問世,彌補了國內尚無一套完整可供研究的庭審記錄的空白,為研究東京審判原始內容提供了翔實的文獻記錄,標志著中國在東京審判研究領域邁出重要一步。這套「大部頭」獲得了第十三屆上海圖書獎特等獎以及第五屆中華優秀出版物獎,書籍首發及相關研討會在國內外引發轟動。在這套叢書的巴黎首發式上,巴黎四大索邦大學歷史系主任雅克·奧利弗·布動說,這些叢書的出版也給法國社會一個契機,重新審視歷史。

這只是個開始。緊接著,上海交通大學出版社聯合東京審判研究中心、國家圖書館出版社,將東京審判開庭以來的3萬余頁庭審證據進行了全球范圍內的首次完整出版。2015年5月,50卷《遠東國際軍事法庭證據文獻集成》(日文版)及3卷《索引、附錄》(中文版)面世。這是對日軍在二戰中犯下的戰爭罪行的集中展示,更是對日本右翼否認侵華暴行的有力駁斥。

而為了打破語言壁壘,讓更多國內研究者和讀者便利地閱讀、查考基礎文獻資料,上海交通大學出版社聯合國家圖書館出版社最新推出了12卷的《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庭審記錄·中國部分》,首次將東京審判法庭審判記錄中有關中國的部分以中文形式悉數呈現。據研究梳理,從1946年7月1日檢方立證階段審理「對滿洲的軍事統治」始至1948年4月16日「原告方反對訴答」止,東京審判涉及中國部分的審理共計120天,留下的記錄約10400頁,譯成中文約300萬字。這是中文世界東京審判史料一次里程碑式的出版,書中大量翔實、豐富的史料為國人了解、研究遠東國際軍事法庭以及侵華戰爭提供了堅實的資料基礎。

比如《南京暴行檢辯兩方舉證》一卷中,詳細呈現金陵大學醫院外科醫生威爾遜、曾在安全區國際委員會工作的許傳音、南京大屠殺倖存者尚德義、日本負責情報事務的伊藤述史等十數人的法庭證言及交叉詢問回答。法庭上摘要宣讀的書面證據更是涵蓋證人證詞、檔案資料、調查報告、秘密電報、外交函電等。南京大屠殺受害者陸沈氏、吳經才、朱勇翁、張繼祥等血淚證言證實了日軍在南京暴行的慘絕人寰。同時收錄的還有外國人士關于南京暴行的證據,他們中,不僅有當時處于中立地位的美國、英國、丹麥的居民、教授、醫生、牧師和外交官員,也有和日本同盟的德國納粹黨人和外交官員,這些證據充分證明了東京審判的國際性和公正性。又如《侵占東北檢方舉證》一卷,詳細再現了日本在經濟領域侵略中國的情況。時任上海浦東電氣公司董事長和經理童受民以及華北鋼鐵公司籌備委員會執行會長、總經理兼總工程師陳大受等作為檢方證人的證詞,充分證實了日本大肆掠奪華北、華中占領區的礦藏資源和電力設施,特別是通過「計劃」和「統治」中國東北礦藏、農業、工業與鐵路系統,實現其把東北當成日本「工業原料的來源地」與「人口拓展地」,以「加速增強和充實」日本國力,「推進戰爭」的企圖。

多維度呈現,使真相為更廣大的人群了解

至此,東京審判基礎文獻史料已基本出版完備。而如何使這段歷史走向更廣大的人群,使之立體化呈現,成為出版工程需要直面的重要命題。今年上線的「東京審判文獻資料庫」是全球首個可進行庭審記錄全文檢索的東京審判文獻資源資料庫,一期內容資源約6000萬字,其中英文版《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庭審記錄》近5萬頁,約5000萬字;日文版《遠東國際軍事法庭證據文獻》有3萬余頁;庭審現場、人物等照片約700幅;視頻資料50分鐘。資料庫首頁設有人物、年表、庭審記錄、證據、研究資料、影像資料等子欄目,不僅可實現PDF(圖片)瀏覽,也可實現XML(文本)瀏覽。以庭審記錄為例,該資料庫不僅僅把庭審記錄的紙質版掃描到庫里,還對每一頁的記錄進行了文本數位化處理,使用者可方便地使用搜索、復制和添加批註等操作,為人們了解東京審判提供更多方便。

東京審判的研究,不能僅僅限于學術,還應讓更多普通讀者感興趣,尤其是青年一代。為此,出版工程策劃了一批東京審判系列大眾圖書,如《東京審判親歷記》《沒有硝煙的戰爭———東京審判故事集》《東京審判———為了世界和平》等。即將在上海書展上首發的《東京審判親歷記》收錄了親歷東京審判全過程的唯一中國法官梅汝璈在東京審判期間所作的日記和審判結束之后就東京審判進行回顧反思的重要著述。其中,「日記部分」生動展現了梅法官自抵達東京到法庭開庭后數日的所感、所思,為后人還原了很多歷史細節。

比如,他發現當時日本對外哭窮,但實際情況并非如此:「今天我覺著奇怪的是日本男女的體格依然很強健,尤其年輕女子,一個個都是矮矮壯壯的而且紅光滿面。這與外國報紙所載,日人生活如何困苦,糧食如何不足,每日配糧如何微少,領款限制如何嚴格,似乎有點不盡相符。假使那樣的話,何以日人吃得會這樣壯健,而且穿得也不壞,至少比我國一般人吃得穿得好……這是我腦筋里的疑團,我得研究。我想其中必有什么毛病。他們或許又在作偽宣傳吧!」

「我不是復仇主義者,我無意把日本帝國主義者欠下我們的血債寫在日本人民的帳上。但是我相信,忘記過去的苦難可能招致未來的災禍?!龟P于東京審判,梅汝璈曾發出如是感慨。學者指出,時至今日,如何讓更多的人了解這場審判的真相,我們要做的還有很多,需要全社會的共同努力。

相關連結

還原真相,他們曾這樣做

電影《東京審判》:

東京審判首次以光影的形式呈現在大眾面前

2006年9月上映,由高群書執導,劉松仁、曾江、英達、朱孝天等主演。這是東京審判第一次以光影的形式呈現在大眾面前。影片以審判戰犯為中心,證實審判結果的合理性和歷史真相的不容否認性,從而構成對當下日本右翼分子的批駁。影評人認為這部電影成功地運用了大事件、小細節的藝術手法,反省歷史的態度也令人稱道———它不是以狹隘的民族情感去增加彼此間的仇恨,而是以健康的心態去激發對民族自尊的熱愛,表達對和平的追求。稍顯遺憾的是,由于史料不足,片中情節與史實不符之處不少,比如日本右翼分子暗殺中國法官梅汝璈等,比如南京大屠殺明明檔案記錄的8名證人有名有姓,電影卻虛構了一個小和尚證人。當然,作為一部文藝作品,它無疑讓這段塵封的歷史走進了更多人的視線。

圖書《東京審判·中國檢察官向哲濬》:

打撈東京審判失落的歷史

2010年3月出版,由東京審判中國檢察官向哲濬之子向隆萬編著。這是東京審判出版工程面世的第一本圖書,向哲濬部分法庭申述和辯論的英文原文及中文譯文首次在國內發表。這些由向隆萬從海外收集而來的資料,使許多此前不為人熟知的歷史真相被一頁頁揭開:從1946年5月14日,向哲濬代表中國的開場講話,到1948年4月16日他代表國際檢察處宣讀對戰犯土肥原賢二和板垣征四郎的最終訴詞,期間涉及日本戰犯暗中策劃皇姑屯事件、「九一八」事變、盧溝橋事變、偽「滿洲國」及汪精衛等傀儡政權的建立、用鴉片毒害中國人民,以及南京大屠殺等許多罪行。

紀錄片《東京審判》:

一手影像資料還原東京審判

由上海廣播電視臺外語中心制作,共2集,2015年9月首播。該紀錄片尋訪了東京審判當事人和研究學者,并搜集了大量文字、影視資料,還原了這場漫長的審判。

為了取得第一手檔案資料,節目組遠赴美國,在美國國會圖書館、國家檔案館、喬治·華盛頓大學、東亞圖書館等多地採集大量東京審判的檔案資料。在美國檔案館的700多卷「東京審判」錄音資料中精心挑選了100卷與中國相關的內容,其中很多是第一次在國內公開,比如民族企業家童受民出庭作證、「末代皇帝」溥儀出庭作證、中國檢察官向哲濬有聲畫面等等。該紀錄片還呈現了這場審判中部分至今仍存在爭議的內容,例如,日本的細菌戰為何未被審判?天皇又為何沒有坐上審判席?為什么印度法官帕爾會寫出主張日本戰犯全員無罪的異議書?該片同時講述了那些為審判付出努力值得被記住的中國人,如梅汝璈、向哲濬、童受民等。

更多閱讀:

重讀史蒂芬·金的《論寫作》

2016年上海書展活動選萃

歲至中元祭祖先,皓輪寄淚化冥錢:祖先是神還是鬼?

從幽暗而來:你心里有鬼嗎?

電動門 | 有限公司 | http://boyapy.com | http://xtpigmentchina.com | 啟明 | http://sdxdwenhua.com | 時尚女包 | 變頻 | 盛業 | www.jlbyp.com 人妻AV中文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