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晚清格格到女漢奸,臨死提一要求,卻惹怒了所有中國人

1948年早春,北平宣外第一監獄。3月的清晨還很寒峭,一個著灰色囚衣、橄欖色毛料西裝褲的女囚,被拉到了獄墻的一角。

她40歲出頭,臉部浮腫,上牙已脫落,長期浪蕩的生活已毀了她的健康與容貌,但她白皙的皮膚、黝黑的大眼睛和纖小的手,還殘留著當年的美。

行刑官令她面壁而立,問:「是否要留遺囑?」

女人用男人那樣粗碩的嗓音說:「我想給常年照顧我的養父川島浪速留封信?!?/p>

她站著寫完了信。行刑官核對了姓名,宣布她的上訴被駁回,并宣讀了死刑執行書。行刑官令其跪下。

一聲槍響,子彈從兩眉之間穿出。她左眼圓睜,右眼緊閉,滿臉的血污已不能辨認。

這個女人就是金璧輝,也就是臭名昭著的川島芳子。

金璧輝是清王朝最后一代王族肅親王之女,排行第14,人稱「十四格格」。三歲時被生父當作「小玩物」,寄養于曾任清室顧問的日本人川島浪速家中,認川島為義父,易名川島芳子。

她在畸形的氛圍中長大,10多年后,養成了浪蕩、瘋狂的性格,也出落成一個明眸玉膚,豐乳圓臀的美女。

美女一旦把腦袋夾在褲襠里,她就會變得百倍的聰敏,也就會變得百倍地邪惡和殘忍。

金壁輝17歲那一年,被59歲的養父川島姦污。川島說:「你父親是個仁者,我是個勇者。我想,如將仁者和勇者的血結合在一起所生的孩子,必然是智勇仁兼備者?!?/p>

金璧輝在手記里寫道:「于大正13年10月6日,我永遠清算了女性?!?/p>

次日一早,她頭梳日本式的發髻,身穿底擺帶花的和服,拍了一張少女訣別照,即剪了一個男式分頭。

從此,她就把腦袋夾進了褲襠。

她說:「我恨男人!」

她要報復男人,報復世界。她懷著復仇的決心,沖向一個個男人:蒙王甘珠爾扎布、日本陸軍軍官山賀、聯隊旗手山家亨、間諜田中隆吉、作家村松、右翼頭子頭三滿、偽滿最高顧問多田駿、投機家和巨富伊東坂二……

她利用他們、撕裂他們。她成功了,在日本她能影響「剃刀」首相東條英機,在中國能在立法院院長孫科手里獲取蔣介石下野的機密。她贏得了一大把亂鬧鬧的頭銜,甚至戴起大將的肩牌。

她過著揮金如土、荒淫無度的生活。

「九·一八」事變后,金璧輝受日本主子的驅遣返回中國,利用夾在褲襠里的聰敏和美麗,從事間諜活動。

為了轉移國際社會的視線,加速「滿洲國」的獨立,日本陸軍特務機關駐上海特務田中隆吉收到板垣征四郎的一份電報,要求他在上海挑起事端,并撥來兩萬日元經費。田中隆吉拿出一萬元交給金璧輝,同她商議了一個詭計。

1932年1月18日下午4時左右,日蓮宗山妙法寺的5個僧侶經過上海三友實業公司門前時,該公司受到金璧輝鼓動的幾十名工人突然襲擊了他們,使3人受傷,有一個叫水上秀雄的不日死亡。

受金璧輝策動的憲兵大尉重藤千春以報復為由,組織30名日本浪人燒毀了三友實業公司,并與中國警察發生沖突,警士田潤生遭槍殺。

日本駐上??傤I事村井倉松不失時宜地向上海市市長吳鐵城提出蠻橫要求:

一、向日本道歉;

二、處罰肇事者;

三、負擔傷亡者的醫療費和贍養費;

四、立即解散抗日團體,取締排日活動。

日艦隊司令鹽澤幸一當夜對陸戰隊下達出動命令,進攻日軍守區外的閘北。我19路軍修筑街壘工事,奮起反擊?!敢弧ざ恕故录l。

田中隆吉和金璧輝嫌不過癮。于是,設便宴把在上海的資本家福島喜三誘來,用手槍逼著他向三井財團總部發電,請團琢磨理事長要求帝國政府立即出兵。

蔣介石的不抵抗政策,使得事變以簽定屈辱的《淞滬停戰協定》而告終。

幾天后的一個深夜,在煙霧彌漫的舞場上,田中隆吉用毛刺刺的腮幫磨蹭著金璧輝雪白的脖頸,滿嘴噴著酒氣說:「多虧這一擊,滿洲獨立成功了!」

金壁輝參與導演了凌辱中國的「一·二八」事件,在此之前,她還把婉容皇后從天津秘密挾持到東北,為偽「滿洲國」的成立立下了汗馬功勞,可謂身手不凡。

「七·七」事變前后,她潛入東北進行策反顛覆活動,與日本駐津特務機關謀劃利用汪精衛建立偽政權,并擬將溥儀迎回北平,圖謀復辟清王朝。

金璧輝名聲大躁起來。報紙上登出她的照片,驚贊「川島芳子是個天才」,是「活躍在戰火中的魔女」;她甚至與風靡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歐洲女諜瑪塔·哈麗齊名,被稱為「東方的瑪塔·哈麗」。

日本作家村松根據她的傳奇故事,寫了一部叫《男裝麗人》的小說,把她塑造成一個身穿特制軍服,忙碌于中日兩國之間的弄潮兒。此書當時成了風行日本的暢銷書。

抗日戰爭結束后,這個像幽靈一樣的女妖失去了神秘的力量。

1945年10月10日,一群憲兵闖入金璧輝位于北平東四九條的家中,把她從床上叫起,反綁起雙手,蒙上頭,押上了警車。

直到這時,這個把生命異化為一場鬧劇的浪女還透過薄薄的蒙布,與她的秘書互作鬼臉。

戴笠親自提審金璧輝,想從她嘴里挖出些重要的情報。當金璧輝告發軍統特務馬漢三曾從她那里搜走一柄九龍寶劍時,戴笠的心一緊。經詳細盤問,多年來縈繞他心頭的一個疑團終于有了線索。

原來,當年孫殿英將東陵盜墓所得九龍寶劍贈給了戴笠,戴笠托馬漢三帶到重慶孝敬委座,馬漢三被日軍逮捕后將寶劍獻給田中隆吉買得活命,田中隆吉寄存在金璧輝住處,馬漢三在逮捕金璧輝時掘地三尺復得寶劍。

此劍修長的劍柄上雕著九條栩栩如生的紫金龍;劍體用鑌鐵打成,不銹不污,吹毛得過;鯊魚皮的劍鞘上嵌滿紅藍寶石和金剛石,在太陽底下華光燦然。此稀世之寶,是干隆皇帝的陪葬之物。

戴笠得知古劍下落后,給馬漢三傳過話去。馬漢三倉皇獻出寶劍,并附帶獻上10箱價值連城的書畫古董、金銀財物,親自押送到弓弦胡同什錦花園交給戴笠。他向戴笠說了一個保劍歷險的故事。聰明絕頂的戴笠笑而不語。

可是他沒想到,他在飛往南京的途中,座機被馬漢三手下安置的高爆力定時炸彈炸毀。戴笠被燒成一截黑灰棒,他左邊臼齒上下鑲嵌的6顆金牙,使他從另外的13截黑灰棒中被區別出來。

九龍寶劍既是戴笠的死因,也是弄清他的死因的重大線索。

1947年10月8日,河北省高等法院對金璧輝進行了公審。她面施白粉,梳著油亮的短發,穿一件黑呢大衣,毫無愧色地走到被告席上。

在受審中,她狡詞巧辯,凡對自己有利的問題,即作出回答;對自己的罪行卻諱莫如深,反問庭長:「你是怎么知道的?」

還大言不慚地說:「我衷心熱愛中國,盡管加入了日本國籍,還是發誓忠于清王朝?!?/p>

南京的《中央日報》和東京的《朝日新聞》作了如下報導:

「河北省高等法院于8日公審金璧輝(川島芳子)時,法庭上出現了嚴重的混亂局面。因為是公審東方的瑪塔·哈麗、著名女間諜川島芳子,三千多名看熱鬧的人一齊擁進了小小的法庭??駸岬娜巳河械陌汛安AD碎,有的把椅子踩壞,造成一片混亂。由于無法控制秩序,公審不得不改期?!?/p>

經過多次審訊,1947年10月22日,河北省高等法院以漢奸、間諜罪判處金璧輝死刑。

被判處死刑后,她給小芳八郎秘書寫了一封長信,無意之間活畫出她難堪的人生。

她寫道:

「我真的成了小丑,天才的小丑。報紙說,有人建議賣門票,把我當作玩物供人觀賞,將收入用來救濟貧民。

監牢是人生的篩子,篩選出來的人就是偉大的人。像我這樣被世人誤解的人是很少的。人在臨死之前,會變得非常了不起。

『花兒獻給你……』我的命運使我變成了詩人,我寫了很多詩。

科長鼻子特別大,人們都叫他大鼻子,人們都管我叫二鼻子,而難友們卻叫我『傻哥』。

再過5天就是新年了,我真想吃年糕、年糕菜湯和年糕小豆湯。

我不愿意同人埋在一起,可以和猴子埋在一起,猴子是正直的動物,狗也是正直的動物。

公審那天,法官問我為什么回到北平,我說因為我養的猴子得了痢疾病,大家哄堂大笑。這個庸俗的世界,沒有人能理解我珍愛如命的就是猴子。

那些要死而沒有死成的人,應該成為世上的偉人、圣人,并由他們來進行統治,所以,人們應該常常經歷一下內心的死亡線……」

而她并不甘于束手待斃。

她發信給其日本養父川島浪速,哀嘆自己為日本盡了力,而今成了一個被人扔下的玩物和小丑。她要川島給她寄一份偽造的戶籍抄本,將第一王子憲章的次女、已加入日本國籍的廉子改為她的名字;另外,把她的出生時間推遲10年。

這樣,她就可以被證明是有日本國籍的日本人,不能以漢奸論罪;其二,如果她小了10歲,「九·一八」事變前后才是十五、六歲的少女,就不可能當「安國軍」司令,犯下如此多的重罪。

這種做法不失為一根救命稻草。另一個名噪一時的女間諜李香蘭,原被作為文化漢奸判了死刑,后來由于她被證明為日本人,而改判無罪?;貒笏衙指幕貫樯娇谑缱?,還當上了參議院議員。

金璧輝的律師們也在四處活動。她在日本的家庭教師本多松江為證明她是日本人,也在到處奔波,征得了三千人的請愿簽名。

本多在美國留學時曾與宋美齡有一面之識。但她準備來中國找宋美齡時,聽到了金璧輝已被處決的消息。

清晨,監獄圍墻里傳出一記沉悶的槍聲。7時過后,一副擔架從監獄的后門抬出。

記者們涌了上去,被血污涂蓋的臉已無法辨認。日本長老古川大航認領了尸體,給它裹上白毛毯和花布,做完佛事,送往朝陽門外日本人墓地火化。

鬧劇并沒有就此打住。事后不久,北平的報紙就根據傳聞登出消息說,被處決的不是金璧輝,而是同監犯劉鳳玲。

劉鳳玲的母親被迫以10根金條的代價出賣了女兒的生命。監獄官員先給了劉母4根金條,行刑后,劉母去索要另6根金條時遭毆打,再去則未歸家。

金璧輝的哥哥憲立后來回憶說:「當時進駐北平的11戰區司令孫連仲的夫人,是清王室的血緣親族,我決定通過這層關系來營救芳子。孫夫人說:『在行刑的時候,』可用替身換下芳子的生命,但需拿出100根金條疏通關節』?!?/p>

憲立說到這里想起了什么,便打住了。

本多松江作了這樣的推測:「當我聽說死者的耳朵附近長著又密又厚的頭發時,我立即想到這是替身,而不是芳子?!?/p>

無論怎么說,作為歷史的金璧輝已經死了,所以,真實的金璧輝已經死了。

這個死者是誰呢?她的衣兜里有幾只毛粟子,手里攥著寫著絕命詩的紙片。

詩曰:

「有家不得歸,有淚無處垂,

有法不公正,有冤訴向誰?!?/p>

詩是荒謬的。但它卻真實地記錄了漢奸在尋找靈魂的歸宿時,普遍會遇到的難堪。

治療 | 深圳市 | 微商 | 晉江市安盛機械工業有限公司 | www.xjzlzx.com | http://xingtang1688.com | 新款 | 昌樂縣鑄造行業協會 | EVA | 辣皇尚 人妻AV中文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