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新內閣中多位老臣重出江湖 日媒:著眼點在于求穩

央廣網北京8月4日消息據中國之聲《全球華語廣播網》報導,在一連串丑聞接連爆發、內閣支持率一度暴跌之后,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昨天(3日)對其內閣進行了任內的第三次改組。

內閣改組「骨架」未改

19名內閣閣僚當中,官房長官菅義偉等5名閣僚留任,部分核心閣僚進行了更換,6人是首次入閣。安倍政權的「骨架」沒有改變,安倍的潛在競爭對手、外務大臣岸田文雄轉任黨職,被視為「放虎歸山」,而接替岸田的是「知華派」前政要河野洋平之子河野太郎。

這次的人事調整之后變動最大的是岸田文雄不再擔任外相,改為在自民黨內擔任要職,有分析說這是在為今后接替安倍擔任首相做準備。外相之職是由前行政改革擔當相河野太郎擔任,另外小野寺五典接替因為瞞報門辭職的稻田朋美,出任了防衛相,這是他再次出任。雖然看起來似乎人事上的變動不小,不過安倍內閣的核心框架實際上并沒有變化。副外相兼財務相麻生太郎,官房長官菅義偉,自民黨干事長二階俊博,以及副總裁高村正彥等都繼續留任。

7月初,自民黨在東京都議會選舉中遭遇慘敗,在7月2日的選舉之后,日本時事社的調查顯示,安倍內閣支持率已經跌破了30%。在日本政府內部,越來越多聲音擔憂支持率「正在接近危險水平」,安倍此次改組內閣也被認為是試圖改變當前的頹勢。

安倍晉三昨天晚上在首相官邸召開發布會時說:「新改組內閣是一屆以結果為導向的實干派內閣?!箵Q句話說,拉高內閣支持率,就是安倍晉三此番內閣人事變動的主要目的。用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所長高洪的話說,此次改組安倍在幾個敏感的崗位上,用了一些相對溫和有平衡感的人。比如防相小野寺五典、外相河野太郎。當然這些人由于位置不同,政治態度、從政方式、落實安倍戰略步驟也會有所不同。防衛大臣小野寺五典,他至少能解決國民、媒體甚至在野黨追究前防衛大臣稻田的失察失責問題,這對安倍有利。另一個關鍵位置是外務大臣,原來是岸田文雄,安倍的長期合作伙伴,說他們是二人三足,把安倍外交推到今天,但畢竟他是黨內對安倍形成挑戰的人物,把他調回黨內然后把「知華友華」老一輩政治家河野洋平的兒子河野太郎放在外交大臣位置,同時起到了穩定日美關系、相對協調日中關系的雙重目的。河野太郎有留美經歷,過去的對美外交中積累了一定經驗人脈。在中國方向上,有他父親的背景,他自己對華的表述總體相對溫和。

通過任命新的外相、防衛相甚至他的「批評者」,安倍希望新內閣能夠助其挽回大幅下降的民眾支持率,并使他領導下的自民黨內的動盪得以平息。那么,日本媒體又如何來評論安倍這次內閣改組呢?

據央視記者李衛兵報導,有分析認為,安倍這次改組內閣的著眼點在于求穩,既在維持政權核心框架的同時,必將通過任用曾經擔任過閣僚的人來打造穩定的陣容,以及避免出現上屆內閣當中有多名閣僚不能勝任國會答辯,或者是因失言而辭職的情況,從而試圖挽回持續下滑的支持率。然而有評論認為,在安倍深陷加計學園丑聞仍沒有脫身的情況下,改組內閣對支持率的提升的效果將非常有限。

「加計學園丑聞」、「防衛省瞞報門」等一系列丑聞是導致安倍內閣支持率迅速下滑的原因。

兩起丑聞背景

關于加計學園丑聞還得回溯到今年5月17日,日本最大的在野黨民進黨稱,他們獲得了一份文件顯示,安倍或曾出面干預加計學園開設獸醫學部的計劃。日本朝日新聞當天也披露了部分被懷疑是文部科學省的內部文件,內容稱:加速推進新設獸醫學部是來自官邸最高層的指示,聽說這是首相的意愿。但文件內容的真實性隨即遭到政府方面的否認。五月底安倍在國會答辯時承認自己曾在加計學園任職,但他否認利用權力對辦學一事進行行政干預。隨后日本文部科學省宣布,對加計學園問題進行再調查,結果顯示圍繞加計學園新設獸醫學部一事確有文件記載了寫有首相的意見,來自官邸最高級別的聲音等文字內容。加計學園是日本關西地區最大的私立教育集團之一,該學園今年1月獲批新設獸醫學部。此前日本政府已經有50多年沒有批準新設立獸醫學部。也正因為加計學園丑聞的不斷發酵,使得安倍的支持率一路下滑,跌至谷底。

然而讓安倍鬧心的不止于此,近兩鬧得沸沸揚揚的防衛省瞞報門事件也另安倍內閣支持率低迷的狀態雪上加霜。這起事件源于一部分被隱瞞的日本維和部隊在南蘇丹的日報,這些被隱瞞的日報中有一份日報顯示,去年7月南蘇丹首都朱巴發生激烈戰斗,日本維和部隊當時的行動范圍涉嫌違反日本憲法。時任日本防衛大臣稻田朋美一直堅稱自己并不知道有日報的存在,但日本媒體公布的會議紀要顯示,稻田不但知道這份日報,而且還在防衛省內部會議上同意對外維持已經銷毀的說法。隨著這起事件愈演愈烈,7月28日稻田朋美宣布辭去日本防衛大臣一職。

專家:日本現行政治體制已經難以為繼

那么,新內閣究竟能否為丑聞纏身的安倍贏得喘息之機?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所長高洪認為,首相的問題還得首相自己來解決。首相態度非常關鍵,安倍要能像在內閣調整后承諾的那樣,回到初心,專心搞國內經濟建設,創造有利于國民生活的環境,不是在國際舞臺搞對抗,這個調整可能有好的效果。給他提供了一個能夠在政治上改組內閣、做出調整,然后讓國民消解怒氣的機會。因為只有當政治危機和經濟危機疊加在一起的時候,才是政權最大的危機。安倍有可能利用這個機會緩解矛盾。

捱過丑聞風波也好,挽回支持頹勢也罷,安倍昨天(3日)組閣后都不忘提及他的終極大目標——修憲。安倍提到修改憲法這一重要日程還望日后國會、政黨人士繼續加以推動。

丑聞纏身自顧不暇、支持率一路下跌;在野黨虎視眈眈,新興政治力量異軍突起,重重消極指標之下,不論未來安倍政權命運如何,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研究員楊希雨表示,當下的指標反映的不只是安倍的問題,而是日本政治體制已經進入到結構調整期。不管安倍本人自己最后的政治宿命如何,日本現行政治體制已經難以為繼,一個新的政治結構在過渡期當中會逐步形成。

www.upmid.net | 厚壁 | 檸條 | 首頁 | http://zhusaibeng360.com | 工業皮帶 | 中國 | 海南 | 無錫 | 建筑 人妻AV中文系列